北京站派出所80后民警牢记惯偷特征助破案
日期:2016-07-01 11:02:36来源:京华时报
核心提示: 冯磊向旅馆老板询问情况。京华时报记者 赵思衡 摄  冯磊是东城公安分局北京站派出所的一名80后民警,两年前北京站派出所成立打击小分队,他担任打击小分队的警长。两年时间,冯磊带领小分队先后破获

冯磊向旅馆老板询问情况。京华时报记者 赵思衡 摄

  冯磊是东城公安分局北京站派出所的一名80后民警,两年前北京站派出所成立打击小分队,他担任打击小分队的警长。两年时间,冯磊带领小分队先后破获刑事案件160余起,抓获各类违法人员350余人,警力人均破案数、抓人数连续两年位列东城分局前三名。同时,他被评为东城分局优秀共产党员、市公安局杰出青年卫士等称号。

  一看图像便知嫌犯信息

  冯磊的手机里存着不少嫌疑人的照片,在巡逻的时候,他会问问周边的店家有没有见过这些人。时间长了,在北京站周边流窜作案的惯偷在冯磊眼中都成了“熟脸”,走在路上他随时都能认出来这些人。

  “恒基商城地下美食城、站东街的938车站、北京站西边的麦当劳、中央广场的麦当劳,这些都是案件的高发区”,冯磊说,北京站周边流动人员多,侵财类的案件高发。

  3月26日,两个旅客报警称怀疑手机被偷,但手机具体是什么时间丢的,在哪丢的,两个旅客并不清楚。

  冯磊了解情况后得知,两个旅客要在北京站转车去内蒙古,夜里没有地方休息,两人就前往站西边的24小时麦当劳内歇脚,“他俩打算凑合一宿,第二天大早就去赶火车了”。

  “两个人从站里出来后,就在麦当劳长时间停留过,并未前往其他区域,我们就去麦当劳店里调监控视频,手机果然是在店里被盗的”,冯磊手机上还存着这段监控视频,视频显示两个旅客趴在桌上睡着了,一个年轻女子拿走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,这个女子出现在画面中只有几秒钟的时间。

  “我和同事一看图像,立即就认出来了这个女的”,冯磊说,他对北京站周边流窜作案的嫌疑人非常熟悉,“这女的长时间在北京站周边流浪,还有过多次盗窃前科。”

  接下来的时间,冯磊在这个嫌疑人经常出现的地点巡逻,等待她的再次现身。直到6月2日早上,冯磊在上班的途中发现了这个嫌疑人,“事情虽然过去挺久了,但我还记得这事呢”,他马上联系同事,待同事抵达后一起将嫌疑人控制。面对视频证据,嫌疑人不得不承认了偷盗手机的事实。

  冯磊说,近些年小分队对惯偷的连续打击,已使北京站周边的侵财类案件大幅度降低,“这些惯偷会流窜作案,在这偷了之后去其他地方躲着,然后再回来”,但无论他们何时归来,都逃不过冯磊的双眼。

  从废弃火车票牵出线索

  冯磊说,北京站周边的侵财类案件有个特点,报警人往往掌握很少的线索,很多连东西在哪丢的都不知道,“这就需要民警主动去获取线索,要对站周边的环境足够熟悉,才能有所突破”。

  今年3月22日早上,北京站派出所接到代某的报警,称在宿舍内丢失了两部手机以及2600元现金。

  冯磊接到这个案子后,立刻向报警人代某了解情况。什么时间发现物品丢失,最近和哪些人接触过,冯磊问得很仔细,“这个代某是附近一家餐馆的厨子,偷东西的人是他带回宿舍的一名男子”,冯磊说,前几天有一个聂姓男子来代某所在的餐馆吃过几次饭,之后就和代某熟络起来,报警前一天的晚上,聂某约代某和代某的朋友一起吃饭,吃完饭几个人又去唱歌、喝酒,最后一起到代某的宿舍休息,第二天代某起床后就发现聂某不见了,还丢了手机和现金。

  冯磊说,当时代某只知道自己丢了手机和现金,但他对聂某的情况一无所知,甚至连聂某的具体名字都不知道。此外,代某宿舍及周边并没有监控,也没有拍下聂某作案的过程,“这个案件可以说没有任何线索”。

  冯磊只能在代某的宿舍搜寻,无意间发现了一张废弃的火车票。“这张火车票不是代某的,也不是代某同事的,很有可能是嫌疑人落在这里的”。冯磊利用火车票上的信息查到了聂某的照片,让代某辨认后确定就是该男子。

  代某手机丢了后到电信公司补了卡,发现偷手机的嫌疑人用他的微信号发了朋友圈,朋友圈里的自拍图片上的男子也是聂某。代某把这个线索提供给冯磊,这让这个案子有了转机。随后,冯磊和同事将嫌疑人聂某抓获,在证据面前聂某承认了盗窃犯罪事实。

  无固定休息时间随时出警

  担任打击小分队警长的两年时间,冯磊带领小分队先后破获刑事案件160余起,抓获各类违法人员350余人,警力人均破案数、抓人数连续两年位列东城分局前三名。

  “我的本事都是师傅教出来的,师傅那种肯吃苦的工作精神一直值得我学习”,冯磊说,担任小分队警长以来,因为工作需要,他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及休息时间,“因为随时都要准备投入工作,生活上我亏欠家人太多了,尤其是妻子”。

  记得去年大年初一,早晨不到6点钟,冯磊就和同事一同赶到雍和宫执勤。在休息期间,冯磊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。“我妈妈说有件事不能再瞒我了,我当时心里有些害怕”,母亲告诉他,这几天女儿一直感冒发烧,都是他的妻子在照顾,“儿媳妇怕影响你工作,一直不让我告诉你,她刚刚怀孕两个月,在这次产检中被医生确诊为妊娠停育,需要做人工流产手术,孩子没有保住,而且医生还说了,腹中胎儿不长的原因有很多,但主要原因还是儿媳妇过于劳累加上精神过于紧张引起的”,听到母亲的话,冯磊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“我现在就是不敢答应我媳妇的事儿,比如去接孩子啊什么的,到时候临时有任务去不了,她又该说我不靠谱了”,

  6月27日是冯磊女儿4周岁的生日,但他又一次没敢给女儿承诺。事实上,6月27日虽是周日,冯磊也没能休息,还在山西出差的他只能通过电话为女儿送上生日的祝福。

  京华时报记者 张思佳

上一篇:妻子吸毒屡教不改 丈夫起诉离婚获支持

下一篇:北京大兴、房山等地遭冰雹突袭 损失数亿